Menu

成人直播破解解版盒子免费

  任天化一边发着信息,一边脑中分析着前因后果,越想越觉的是这个样子。

  不然,这么关心担心小溪的他,一路还不放心的让儿子护送的他,怎么就放心的将人放到离他那么远的主城来,这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中吗?

  真是个城府深沉的人啊!

  任天化一边判断着,一边又有些放心。

  ............

  “城府深沉”的舅舅江承宗头发直立的抱着剑趴在地上,有点梗人,但他不想动弹。

  太累了。

  这间仿佛被水水淹过,被雷劈过,几乎半毁的防御强度最高的宽大练功室的另一头,瘫了另一位全身破烂的银枪青年杨景龙,两人一幅“同归于尽”的样子。

  “不错,实力又增涨了。”

  瘫着挪动了一下腿,无视已成破烂的白色外衣,杨景龙也懒得服药剂,躺着等身体自然恢复,反正只是一会儿大吃一顿的事而已。

  江承宗心情不好,懒得理他。

  杨景龙恢复了点拿枪的力气,持着枪杆捅了捅趴着不动的江承宗,“你已有三个继承你家剑法的人了,还在意大河跟我学枪吗?你也太小气了吧!”

   可爱樱桃MM清纯养眼温暖毛衣露香肩

  “两个!”江承宗闷闷的开口。

  其中一个还不定以后学什么呢,应该走精神力者路线了,这样一想,只剩一个了,不高兴啊!

  “你家一个能抵人家千百个了,还不爽个屁!”

  杨景龙不顾自己一向白衣清俊的上佳风姿,直接爆粗口,说完之后,感觉还挺爽的。

  江承宗嘴角翘了翘,龇牙咧嘴的笑了笑,正要说点什么,通讯器响了,是重点关注的远程通讯,于是翻了翻身勉强将刚恢复的一丝元力用来读取内容。

  “啪”他头向地板一磕,没精打采的完全不想动了。

  难道以后一个都没有了吗?

  心中莫名的有些悲凉感,虽然这确实是他本来的打算,但还是有些不甘啊,是自己实力提升得太慢了!

  “你对天南学院的院长有了解吗?”

  信息上说小溪被院长收为徒弟带走了,江承宗提起精神开始打探消息,努力靠墙坐了起来。

  “天南学院院长?不熟悉,只听过传闻中的正常版情报,听说是位先天强者,三十多年前当上的院长,一般没听说对方有出面,很是深居简出,好像不怎么管事,副院长我到有一位能拐几个弯子拉上关系的。怎么,小溪的入学出问题了?”

  杨景龙对江承宗家里几个小孩的事,了解的不少。

  古河他是越看越喜欢,现在已当成弟子对待了,就算再过两天对方就得出发去中央区,他也在考虑这两天该教些什么。

  第一个弟子的事,他得谨慎对待。

  最小的古溪他交道打得少,只记得是个乖巧文静的女孩,但天赋很是出色...想到这里,他神色古怪的看了眼老友,这家伙到底有什么打算。

  “院长收她为徒了。”

  “这是好事啊!”杨景龙笑,想着金子在哪里都会发亮的。

  江承宗心中又喜又伤感,总的来说,这确实是件好事,毕竟方伯那里一直没有准确的回信,有个先天阶老师的重点是能护持小溪一小段路而已。

  以小溪的天赋实力,缺的只是一点时间。

  想到拥有传承的小侄女,他现在只担心这位未知先天强者的人品如何。

  不过想到天南学院在西南区的重要位置,做为院长怎么也不会是位嫉贤妒能的强者吧,这任天化怎么不发点详细的情报过来,江承宗心里报怨道。

  想了想,等元力又恢复了一点回信:

  “让她好好努力修炼。”想加上个“剑法”两字,迟疑了一下还是放弃了。

  ............

  在海外遥远之地,一处有着高耸入云高峰的大岛,峰腰上青铜般的建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奇怪建筑内部,一个下嘴唇上留有黑密胡子的中年人,与一位身材高大气势磅礴的壮年相对而坐。

  “老方啊,我不都说了吗,团练的时侯我会去看看的,真适合我就收下了。”

  叫老方的胡子中年人长相普通,但气质既飘逸又锋利,看着让人觉得很矛盾,他表情有点不佳的看着壮年男子。

  “你先说说你适合的标准,我好跟人回话,拖着还不如另找别人!”

  “咳,你也知道,我的功法只适合于体质绝佳的人修炼,你这给我介绍一个小姑娘,我总要先看看再说吧,乱收弟子也是对晚辈的不负责......”

  “哼!”

  老方就是方启,也是江承宗所知的父亲的生死之交方伯伯,他此刻眼皮微垂有些不悦,但也知道对方说得也在理,可再在理他面子上也过不去啊!

  问题是在蓝星,他也是初来乍到。

  最熟的也就是这位一起同组作战过的战友,其他同级的人一部份连名字都只是看过情报才知道的,更是半点交道没打过。

  答应晚辈的事没有做到,他心里不怎么舒服。

  “别生气,知道你来找我是看得起我。”

  气势磅礴的男人粗大的手掌灵活的给方启倒了蛊奇异茶,看到对方接过才继续说:

  “我也不是不想收个弟子,下月底团练不就开始了吗?我一早就去守着,小姑娘就算体质不适合我的功法,我也准帮她找个好老师!”

  “到时再说吧,说不定我早帮她找个比你更好的老师了!”

  方启情绪恢复了些,开始喝茶,他受伤后情绪总容易波动,但现在比刚开始也好多了。

  看到方启情绪平静了下来,气势磅礴的男人心中也是微松,也有心情说笑了,“总听你晚辈晚辈的说,你又不是蓝星人,在这里哪里来的晚辈,小姑娘是你的什么晚辈啊?”

  “我外孙女!不行吗?”

  “你女儿嫁回蓝星来了吗?不对啊,你婚都没结,哪里来的女儿?”

  “江业的儿女就是我的儿女!谁欺负他们,就是要我的老命!”方启一想到老兄弟已是不在就又是一阵激动,眼中射出精神力波动极强的光晕,整个建筑内部有些震鸣声响起。

  “老方冷静,冷静!”气势磅礴的男人大手一挥,建筑内部渐渐平复。

  “放心,在这里我跟你交情最好,这件事一定会站在你这一边的,江业的事,回头等你的伤稳定些了我们再去处理!”说着,他眼中也是冷冽之光闪过。

  他们在外拼命作战,回头自家儿女却被些胆小鬼欺负,简直不可原谅!成人直播破解解版盒子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