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怎么下载破解版D2天堂

魇镇之术为人所恶,历朝历代帝王都严厉打击,却仍旧不断被人用来夺权争宠,而在皇室后宫这个利欲熏心的世界,借鬼怪之力迫害她人,更仿佛成了一种定律。

玄烨建立后宫以来,从未有过今日这般“三堂会审”的架势,帝王之下,以皇贵妃为首,大小妃嫔济济一堂,储秀宫里头一次这样热闹,佟嫔及几位常在答应跪了一地,正殿外头则跪着储秀宫的宫女太监,玄烨坐于上首,皇贵妃之下妃嫔依次而坐,殿内气氛沉甸甸的的,皇贵妃更是一脸铁青。

佟嫔惊恐万状,早已哭成泪人,她不惜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,可这些脏东西,的确是从储秀宫里发现的。她们年纪还小,贪玩之心未收敛,今天一同进宫的姐妹们在储秀宫里捉迷藏,在东配殿的角落里发现扎满了银针的布偶,一众人都吓得半死,经查看,布偶上的生辰八字是四阿哥的,而四阿哥才刚大病初愈。

“佟嫔妹妹是皇贵妃娘娘的亲妹妹,亲姐妹何至于此,皇上莫要冤枉了佟嫔。”坐下荣妃先开口,惠妃在她身后,也劝说,“皇上细细查一查,这样的事若真让无辜的人顶罪,真正作恶的人才更逍遥。”

玄烨不说话,此时侍卫们在李公公的带领下,将储秀宫里里外外翻查了一遍,又捧上来一纸包东西,皇贵妃厌恶地问:“这又是什么?”

李公公忙道:“奴才在外头看过了,是与上回在永和宫搜出的一模一样的迷药,皇上面前,各位娘娘面前,奴才不好打开。”

已有几个妃嫔捂了嘴,生怕被上着似的,皇贵妃则怒然道:“怎么会在储秀宫里?那时候她还没进宫。”

坐下不知哪个胆大包天发声说:“指不定是这回新带进来的,从前是里应外合,现在就……”

“胡说八道!”皇贵妃怒然呵斥,在人群中寻找出声的人,那眼神锐利如刃,只怕找到说话的人,立刻就要把她生吞活剥,唬得女人们个个低垂下脑袋。

“娘娘莫动气,还是看皇上怎么说吧。”一旁温贵妃劝道,皇贵妃睨她一眼,转身傲然对皇帝说,“佟嫔胆小懦弱,刮风打雷都能让她害怕得哭泣,这样狠毒之事,岂能是她所为?臣妾恳请皇上彻查六宫,凡来过储秀宫的人都要查问,为臣妾姐妹证清白。”

“朕知道。”玄烨面色沉重,似痛惜地看着地上几个年轻女人,略略一叹说,“你们先各自禁足在自己的寝殿,没有朕的命令都不得再出门,这件事查清楚之前,朕不希望听见风言风语,你们每一个人少说一句话,这个后宫就清净了。”

皇帝起身,目光扫过众人,女人之中,有不敢看他低下脑袋的,也有殷殷期盼皇帝目光能在自己脸上多停留片刻的,却没有几张玄烨能入眼的面孔,这里头有些人,他甚至觉得从未见过也叫不出名姓,心中难免苦笑,旋即道:“会有人来查这件事,德妃被下药的事悬而未决,也是朕心头一虑,这次在储秀宫再次发现这东西,必然是有人又不安分了,借此机会清肃后宫,你们往后过得也踏实。”

清纯少女花房里的惬意时光

玄烨说罢这几句就要走,众妃嫔屈膝恭送,只等皇帝离去,女人们这才七嘴八舌的说开,可突然听皇贵妃呵斥众人:“清者自清,现在一切还没有结论,你们或有嘴贱爱胡说八道的,本宫尚不能将你们如何,待水落石出之日,一并找你们清算,若不想为此付出代价,就管好你们的嘴。”

女人们都噤声不语,倒是温贵妃说:“娘娘还是先安抚佟嫔吧。”她一边说着,已经将娇弱的佟嫔搀扶起来,佟嫔几乎不敢看亲姐姐一眼,而皇贵妃也是怒其不争十分厌恶,半句话都不说,拂袖而去。

“好妹妹,别哭了,我带你去洗把脸。”温贵妃这样说着,搀扶佟嫔往内殿去,觉禅贵人也紧随其后,荣妃便招呼众姐妹:“散了吧,这几日少出门为好,不要下回就轮到你们哪个头上了。”

众人称是,纷纷散去,储秀宫又安静下来,隐隐能听见佟嫔的哭声,惠妃宜妃一路往前头去,宜妃打量了惠妃许久,忍不住问:“姐姐脸色不好?”

惠妃忙道:“正在那几天里,又这么闹一场,身子很不爽利。”

“那姐姐早些歇着,我先回去了。”宜妃见她如是说,便不纠缠要去长春宫坐坐议论此事,先折回翊坤宫,惠妃才紧赶慢赶地回到自己的殿阁里。

进了门不敢先打发宝云,耐心等待宝云自己有事离开,才将心腹宫女喊到跟前,那宫女亦是着急地问:“主子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惠妃满面紧张,方才绷得实在辛苦,此刻已然一头的虚汗,短促地喘息着说:“我让你放了一只乌雅氏生辰八字的布偶在咸福宫的,储秀宫这个怎么冒出来的?那么巧,生辰八字还是四阿哥的?”

宫女惊恐地说:“难道这东西真的有用?德妃生个小公主九死一生,四阿哥又生病。”

“胡说,这东西若有用,他们怎么还能活着,若有用,老早那些下蛊之人为何会被抓捕镇压?”惠妃尚有几分理智和冷静,更道:“早不发现晚不发现,今天四阿哥病好了就冒出来了,还有那些迷药是怎么回事,连我都不知道迷药是谁干的,难道不是有人故意放在那里,要栽赃嫁祸?”

宫女轻声道:“若是想有个借口再彻查六宫呢?”

惠妃猛然一惊,让宫女将她的绣篮拿来,之前做布偶的料子早就没有了,可她如今草木皆兵,把不顺眼的东西都要扔掉,拿炭盆烧得屋子里又闷又热,却是此刻,外头说大阿哥到了。

胤褆没头没脑地闯进来,一进门就哇哇叫:“热死了,额娘你们在做什么?”

惠妃惊慌失措,手忙脚乱地让宫女收拾掉,拉了儿子到外头坐,勉强笑着说:“入秋了蚊子毒得很,八阿哥细皮嫩肉的专被虫咬,额娘把屋子熏一熏。”

“是了是了,前日儿子在书房也被咬了一口。”胤褆说着撩起袖子,硕大一个红包看得惠妃心疼极了,孩子却笑呵呵说,“没事了,他们也把书房熏过,儿臣不会再被咬了。”

惠妃还是不大放心,让人拿清热解毒的药膏,亲自给儿子上药,一边涂抹着,忽听儿子极小声问自己:“额娘,魇镇是什么?”

惠妃心头一惊,一手拿的小瓷瓶都摔在了地上,宫女们听见碎裂声要进来伺候,她摆手让她们出去,回过头肃然训斥儿子:“好好的,你打听这些做什么?”

大阿哥见母亲生气,不免委屈,嘀咕着:“那些小太监都在说,说四弟生病是因为有人对他下咒,额娘,你见过了吗,那东西是什么样的?”

“叫你不要问了!”惠妃大怒,吓得儿子一哆嗦,她才软下脸说,“你皇阿玛很生气,最讨厌这种龌龊的事,你不要再提了,你不懂才好。”

胤褆却对此满满的好奇心,想反正母亲不说宫里那些小太监也会告诉他,就不着急问母亲免得挨骂,但提起另一件事,很不服气地说:“听讲胤祉也要上书房了,可他还能跟着荣娘娘住,不必来阿哥所。额娘,儿臣也想回来跟着您,咱们长春宫,比景阳宫还宽敞,阿玛为什么不让我回来,我现在可用功读书了。”

惠妃怔怔地望着儿子,这事戳到了她心中的悲戚之处,垂首轻声问:“你怎么知道胤祉不用去阿哥所?”

“他自己说的。”胤褆满面嫉妒,“胤祉就好了,阿哥所里可闷了。”

“是吗?没事的,皇阿玛器重你,才要栽培你呀。”惠妃看似轻描淡写的回答,可心里头的酸涩苦闷,又要去对谁说。

是日夜里,皇帝去了永和宫,玄烨已和岚琪商定八月上旬宣布小公主的死讯,而这些日子,岚琪的身体日渐恢复,心情也越来越好,胤祚最会哄母亲高兴,每回玄烨来,都能听见母子俩的笑声,这让玄烨很安慰,甚至一度希望皇贵妃能多送四阿哥过来,但终究是没开口。

可今晚来,却听见胤祚的哭声,进门便听岚琪在训斥儿子,似乎是胤祚调皮了,等玄烨走进去,胤祚一见父亲就跑来撒娇,玄烨哄他,反被岚琪嗔怪:“皇上若把儿子惯坏了,回头可别找臣妾的错。”

玄烨瞪她一眼,自己和儿子说了几句话,胤祚似懂非懂的,反正不挨骂就好了,等不再哭泣,才被乳母带走,再看岚琪,她又不大放心似的一直看着儿子离开才又靠下去,玄烨过来摸摸她的额头,“身子怎么样?前几日为了胤禛担心,你吃睡都不好。胤禛康复了,朕去瞧过他,现在该放心了吧。”

岚琪颔首笑:“臣妾很好,皇上不要担心,已经想过几天就去看看太皇太后,太想她了。”

“不着急,皇祖母也想你,可要你一定把身体养好才是。”玄烨温和地说,“何况今天那件事闹的,朕让她们都不要多出门,你也不必出去。”

岚琪这才想起来问:“皇上果然那样做了?”

玄烨且笑:“难得你想出来的法子,朕总要试试看,若不灵的,下回就不和你商量了。”

原来今日储秀宫的闹剧,本是皇帝一手促成,但想出这个不怎么厚道的法子,却是岚琪。

那日玄烨来看她,说起温贵妃在宁寿宫等到自己,私下说了在她的咸福宫里发现写了德妃生辰八字的布偶,兹事体大她不敢声张,都不敢去乾清宫,天天在宁寿宫等能遇见皇帝去请安,总算让她等到了。

后来没多久四阿哥就病了,玄烨来与岚琪说起这件事时,岚琪随口说:“那人是要陷害贵妃,可若同样的东西出现在别的地方,害了莫名其妙的人,下手的人会不会因此惊慌失措,露出马脚?”怎么下载破解版D2天堂